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丹心柔情真若然 天平起舞画人生

文章来源:曾鲲     发布时间:2016-01-06 14:52:27

果的事业是尊贵的,花的事业是甜美的;但是让我做叶的事业吧,叶是谦逊地,专心地垂着绿荫的。

            ----泰戈尔

人物档案 :刘启洪,女,1971年出生,1994年考入双流县人民法院,1998年起从事刑事审判工作,曾任西航港法庭庭长,现任刑庭庭长。

 

  谦逊也是一种力量

    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开始。

当我向刘启洪庭长表明了来意后,她向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会全力配合您的采访,但是能不能不上照片?这样太张扬。”

实际上,刘庭长自1998年从事刑事审判工作以来,由于她突出的审判成就,早就接受过无数的报道与宣传,而且一直形象俱佳。

我只好向她解释,我正在写作的是人物专访,照片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这并不妨碍她自我谦逊的一贯保持。实际上,从旁人的眼光来看,她完全有张扬的资本。她在从事刑事审判工作期间,共审理了1000多件各种刑事案件,而经她之手办理的刑事案件,无一例错案,更无一例申诉再审案件。

但她从不居功至伟,她把每年评先进、外出学习考察的机会,都让给了自己的下属。“非常感谢他们在我部门的辛勤工作。庭上获得的每一个荣誉,都是全庭干警共同努力的结果。”刘庭长如是说。

“不论你来自何方,不论你是上级或下属,只要你有机会与她相处,她总是把你当做她屋里最重要的客人。她专注的眼神,她倾听的姿态,她委婉的表达,她设身处地的思考,总能让你放下内心的戒备,忘了她是执掌正义的‘天平女神’,把她当成你最亲密的朋友。”这是单位同事对她的普遍评价。

在与她的交流过程中,她所流露出来的谦逊与平易近人,经常让我忘记了她的庭长身份。她所领导的庭室,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凝聚力、向上力。她审理的案件,总是战功赫赫。这不禁让我思考,这样一位女能人,在她的事业之功背后,隐隐透过来的谦逊的力量,也许才是那个凝结向上的秘密武器。

 

既有铁血又有柔情

“法官的职能就是要执掌好手中的天平,刑事案件尤其如此。稍有不慎的倾斜,损害的将不仅仅是一两个家庭的利益,甚而将危及整个司法系统的公信力。司法公信力的建立,动辄需要数十年的长期积累,而危大厦于将倾,一个不公正的案件足以。”刘庭长如是说。

2006年上半年,双流境内发生一起酒吧内恶性伤人事件,最终导致一死一伤,社会舆论反响强烈,人们都将目光投向了双流县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最终,案件的重担落到了刘庭长身上。刘庭长硬是顶住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由于案件重大、时间紧迫,她不惜挑灯夜战,仔细梳理筛查每一个证据,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疑点。最终,四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了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均当场表示服判,当地群众无不拍手称快。

刘庭长由于这起案件的成功办理,在双流成了名人。当年街头巷尾人们口口传颂的,是双流法院刑庭有个“铁血法官刘庭长,公断是非胜须眉”。

当她荣任西航港法庭庭长,处理起民事案件时,她却又处处彰显柔情。

2011年,西航港街道一名9旬老翁将儿女告上了法庭。七月流火的天气,老翁儿女对老父亲不管不顾,老人生活境况每况愈下,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告上法庭。刘庭长经过对案情的详细调查,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充分了解原、被告双方的立场、争点后,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同时,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给老人儿女做思想工作。最终,老人撤诉,老人儿女答应轮流照顾老人。老人儿女将老人接回家后,刘庭长还时常登门造访,嘘寒问暖。老人见到刘庭长来,总是很高兴,见天色已晚,刘庭长要走,老人都会老泪纵横:“女儿啊,等着你再来看我啊。”

刘庭长说:“办案要凭良心。这不仅仅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需要,更是为了回应人民群众对你的期待。只要我还在任一天,只要人民群众对我还有所期待,那我就要站好岗,做好事,直到我光荣卸任的那一天。”

 

给孩子一双隐形的翅膀

青少年犯罪不仅仅是家庭问题,更是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刘庭长身为刑庭庭长,亲手办理的青少年犯罪案件不在少数。

“我本身就是一名11岁孩子的母亲,最能感知到孩子未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对于一个正常家庭的母亲来讲,该有多痛心。”

刘庭长曾经审理过这样一起案件:小寒是一名14岁的中学生,一直是班上的优等生。父母突然离异的消息让他不堪重负,他终日沉迷于网络游戏,成绩也一落千丈。父亲的责骂,母亲的疏忽,最终让小寒离家出走,继而犯下了抢劫罪。

刘庭长说:“这是一起青少年因家庭变故为诱因,走上犯罪道路的典型案件。青少年犯罪一直都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来自家庭、社会的任何一个不利诱因,都可能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而法律是无情的,一经裁决,对青少年的影响又是长远的。因此,预防青少年犯罪,做好青少年犯罪的教育、挽救,家庭、学校、社会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是少年犯口中那个温柔的“刘妈妈”。每个经她审理的青少年犯罪案件,她没有歧视,没有疏离,相反,她把每一个少年犯都当成了自己迷途知返的亲生孩子。在刘庭长的眼里,“他们都是我的孩子,就算孩子们犯了再大的错,自己身为一名母亲,怎么可能会有抱怨与疏离?我能做的只能是包容,做孩子的臂膀,给他重头来过,继续前行的力量。”庭前走访、庭中教育、庭后回访,她从不落下;家庭沟通,学校联系,她风雨无阻。她用一名女性的柔情、耐心、包容、关爱,融化着少年犯心中的坚冰,给了他们“隐形的翅膀”,前行的力量。

为了小寒的健康成长,刘庭长为走出少管所的小寒联系了新的学校。“谢谢刘妈妈,给我联系了这个新的学校。我在这里学习很开心。我要好好努力,考上名牌大学,这样才能好好报答刘妈妈。”小寒如是说。

 

既是庭长也是母亲

“我有一名11 岁的小女儿。现在有这么高了,很懂事。”刘庭长给我比划着女儿的高度,提起女儿,满脸的温柔与慈爱。好多时候,深着法官制服,躬身于案桌前潜心于案卷的她,会让你忘了,她也是一名母亲,法袍背后,是一名女性的似水柔情。

“其实,好多时候,我的内心是愧疚的,觉得对不起女儿。”刘庭长噙着泪水说。

我非常能体会到她的愧疚。

2008年下半年,双流一个非法集资诈骗的案子困扰了她很久。由于案件数额较大,涉及面较广,她为了确保案件审理公正、无差错,在法院整整加了半个月的班。那半个月,她吃、住都在院里,除了埋头于案卷,就是多方走访,查阅、调取材料。“那段时间,每天是星期几都不知道。直到有天女儿学校老师给我电话,问我为什么没去参加她的家长会。我才知道,那天是星期五,是学校每月的‘家长接待日’。其他孩子还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年纪,我女儿9岁就学会了做饭,洗衣服,打扫屋子。说起来是女儿的懂事,其实更是我这个母亲的不称职!”刘庭长说起女儿满面愧疚。

为打消她的纠结,我电话采访了她的女儿:“你为你的母亲骄傲吗?”

“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妈妈常说,女孩子不能只做温室的花朵,更要自立、自律、自强。妈妈经常下班回到家,一脸的疲倦,还要给我做饭,指导我的功课。我不能让我的妈妈再添劳累了。妈妈用她的坚韧、无私,给我树了最好的榜样,我为有这样好的一个庭长妈妈,感到自豪。”刘庭长女儿在电话里说到。

是庭长也是母亲。两个角色的碰撞,博爱与柔情,铁血与正义,在刘庭长身上迸发出了人世间最美的火花。

 

 

上一篇:党啊,母亲! 下一篇:天平上的舞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