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工作调研 > 典型案例

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2016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文章来源:研究室     发布时间:2017-07-31 10:27:27

            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法院2016年度十大典型案例

 

一、成都市首例以组织考试作弊罪

判决代齐强等四人有期徒刑案

 

案情简介

2016年6月2日,被告人付显凯将希望以作弊方式通过机动车驾驶证科目三理论考试的秦雨介绍给被告人付显坤,收受秦雨1000元钱。6月20日,被告人陈勇(天欣驾校教练)收受罗喜云(驾校学员)4600元钱后将其介绍给被告人代齐强,告知希望以作弊的方式帮助罗喜云通过科目三理论考试。同年6月21日,被告人代齐强伙同被告人付显坤给罗喜云和秦雨分别安装并调试好作弊设备(摄像头、对讲机、耳麦等工具)之后,两人进入成都市双流区永安镇凤凰村4组毛家湾考场。当天9时许,罗喜云在考试时利用仪器作弊被工作人员发现。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代齐强、付显坤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为参加考试人员安装作弊设备;被告人陈勇、付显凯为其提供帮助,四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在共同犯罪中,四被告人均积极参与,不宜区分主从。鉴于四被告人均系初犯、当庭自愿认罪,在量刑时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据此,根据被告人代齐强、付显坤、陈勇、付显凯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判决被告人代齐强等四人犯组织考试作弊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到六个月不等,缓刑一年,并分处罚金两千至一千元。

典型意义

    近年来,在许多国家考试中作弊行为屡禁不止,并且随着科学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作弊设备越来越先进、手段越来越隐蔽,作弊现象更有愈演愈烈的势头,仅靠道德谴责及普通惩罚措施已无法达到足够的震慑力度,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平公正。基于此,2015年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增设了组织考试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试题、答案罪和代替考试罪,首次通过刑事手段来大力打击考试作弊行为,为考生营造良好的考试氛围。

本案系成都市首例组织考试作弊案,受到了媒体、群众的广泛关注。法院对本案被告人组织作弊的违法犯罪行为进行了依法严惩,对国家考试中频繁发生的作弊行为起到有力的震慑作用,能有效遏制此类事件的发生。同时也保护了广大考生的合法权益,为确保考场正常秩序、维护公平竞争环境提供了有力保障。

 

 

 

二、司冠军、张娟生产、销售“毒花生”被判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案

 

案情简介

2014年4月至2016年4月期间,被告人司冠军、张娟在成都市双流区西航港桂花堰社区土桥村2社61号租用房内,未经许可加工、销售食用煮花生,并在加工过程中违规添加“苯甲酸”以及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吊白块”。

2016年4月13日,双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执法人员在司冠军、张娟加工生产食用煮花生现场将二人挡获,查获散装煮花生2 000kg、“苯甲酸钠”13.026kg以及不明白色固体21.1kg。经成都市食品药品检验研究所检验鉴定:该白色固体为次硫酸氢钠甲醛,俗称雕白块或吊白块;查获的煮花生成品中含有不得添加的苯甲酸0.52g/kg。经国家轻工业食品质量监督检测成都站检测鉴定:查获的煮花生成品中含有不得检出的次硫酸氢钠甲醛12.4mg/kg。

法院判决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司冠军、张娟在生产、销售的食用煮花生中掺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其行为已构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应依法追究被告人司冠军、张娟的刑事责任。本案系共同犯罪,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地位、作用相当,不适宜区分主从犯。考虑到被告人司冠军、张娟系初犯,当庭自愿认罪,法院在量刑时酌情予以从轻处罚。据此,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被告人司冠军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被告人张娟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对扣押在案的散装花生、调料、不明白色固体(吊白块)、苯甲酸钠予以没收并销毁。

典型意义

近年来,食品安全问题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热点。消费者食品安全关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然而部分食品生产者利欲熏心,为牟取非法利益,从事危害消费者生命健康的犯罪行为。食品生产领域中的犯罪行为不仅严重违反国家食品安全法律规范,更对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造成严重影响,甚至直接危及公民生命安全。虽然,国家机关近年来一直对该类犯罪行为保持高压态势,但仍有不法者心存侥幸,铤而走险。

人民法院对该类犯罪人员依法审判,严肃处理,有利对违法犯罪分子形成威慑,引导食品生产秩序良性发展,形成守法经营的市场氛围,维护百姓餐桌安全。

 

三、包强、杨梅经营“嗨包”

被判容留他人吸毒罪案

 

案情简介

2016年4月至2016年5月期间,被告人包强伙同被告人杨梅,租用了位于成都市天府新区合江街道办事处天灯村1组的一无名别墅,经营吸毒场所“嗨包”。期间,多次容留他人在别墅包间内吸食毒品,并收取每次大包间费用人民币4 800元、小包间费用人民币3 800元。2016年5月24日凌晨零时许,民警在对该别墅进行检查时,现场挡获正在吸食毒品K粉的徐均文、肖其兴、邹治勇等10余人。经检测,吸毒人员徐均文等人的尿检结果均呈阳性。

法院判决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包强、杨梅为他人吸食毒品提供场所,并从中收取费用,其行为已构成容留他人吸毒罪,且系共同犯罪,依法应追究其刑事责任。据此,判决被告人包强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五千元;被告人杨梅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典型意义

禁毒工作是事关人民幸福安康、社会和谐稳定的一项重要工作。近年来,全国各地区、各部门深入开展禁毒斗争,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我国面临的禁毒形势依然严峻,禁毒工作任重道远。禁毒工作的开展需要强化重点整治,关键是严厉打击各类毒品犯罪活动,坚决遏制毒品问题蔓延势头。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明文规定了容留他人吸毒罪,“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人民法院依法审判容留他人吸毒罪罪犯有利于加强禁毒工作宣传力度,提升毒品领域犯罪的治理能力,有效遏制毒品犯罪高发势头,保障人民群众身心健康。

 

四、成都首例以反家暴法作为裁判依据

认定张某某实施家庭暴力并判决离婚案

 

案情简介:

原告周璐与被告张志国于2012年7月25日登记结婚,婚后双方常因家庭琐事发生纠纷,原告称被告常对其大打出手。2016年1月4日,原、被告再次发生抓扯、打架,被告殴打原告致其头颅软组织挫伤。双方纠纷经华阳派出所处警,《处警记录表》载明张志国与周璐打架导致周璐头部受伤。原告遂依据该处警记录、门诊病历及伤情照片诉至本院,要求与被告离婚。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的规定: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第二十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因此,本案中,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张志国殴打原告周璐致其头皮裂伤的行为已构成家庭暴力,被告依法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调解无效的,应准予离婚:……(二)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经多次调解,原告仍坚决要求离婚,调解无效,故依法判决准予原告周璐与被告张志国离婚。

典型意义

家庭暴力极大危害家庭稳定、妇女儿童的身心健康,已成为破坏婚姻家庭幸福的重大威胁。《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于2016年3月1日正式实施,这标志着国家反对家庭暴力的态度和决心提升到法律层面。该案系《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以来成都市首例以该法作为裁判依据,认定家庭暴力并判决离婚的案件。该案在审理过程中,四川电视台、华西都市报、成都商报等多家媒体进行了采访、报道,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较好地宣传了反家庭暴力法的立法目的和立法精神。同时,该案通过对家庭暴力证据的分析、认定,向公众普及了遭受家庭暴力时应该积极收集有效证据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对于培养公民法治意识、维护弱势群体权利,倡导全社会共同构建反家庭暴力体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五、案外人魏必仙侮辱、诽谤审判人员

被处以司法拘留案

 

案情简介

2016年11月1日,双流法院对一名连续多日谩骂、侮辱、诽谤审判人员的当事人家属魏必仙处以拘留十日的处罚决定。此前,双流法院太平法庭受理了一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魏必仙系该案原告李腊梅的女儿。2016年10月17日,双流法院对该起案件进行了宣判,认为李腊梅未能提供证据证实部分损失的实际价值,故法院对其中两项赔偿主张不予支持。判决作出后,魏必仙、李腊梅对判决结果不满,但其并未采取向中级法院上诉等正常法律途径,而是连续多日来到双流法院办公区域,大声谩骂、诋毁和诽谤审判人员,攻击法官道德品质败坏、不懂法律等等。在审判人员耐心进行劝说后,魏必仙仍继续哄闹谩骂,严重影响了法庭正常的办公办案秩序。审判人员向其出示相关证件并以笔录形式记录相关情况,魏必仙竟趁书记员不注意抢夺笔录并将其撕毁,态度极其恶劣嚣张。魏必仙谩骂、侮辱、诽谤审判人员并撕毁笔录的行为,已经严重妨害了司法秩序。为维护法律权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一条之规定,经院长批准,双流法院以妨害民事诉讼为由依法对魏必仙处以拘留十日的处罚。

典型意义

司法权威是司法公信力的必要前提。《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章以专章明确规定了“对妨害民事诉讼的强制措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九条明确规定了“扰乱法庭秩序罪”。这充分体现了立法机关对于法院审判秩序的大力维护,充分体现了高度重视司法权威的国家意志。诉讼参加人只有在充分遵守法庭规则,尊重法院裁判,合法反映诉求的前提下,才能获得司法的有效救济。“徒法不足以自行”,法律的生命力关键在于实施,人民法院严格依法对妨害民事诉讼的违法人员进行处罚,有利于维护审判秩序,保证司法权威,彰显法治精神。

 

六、华阳福满家超市销售不合标准食品

被判“十倍赔偿”案

 

案情简介

原告段嵩杰到被告天府新区成都片区华阳福满家超市

购买了6瓶进口红酒,总价合计976元。原告购买后发现所购红酒无生产日期,无任何中文标示标签及中文说明书,也看不到产品原料、厂名、厂址、生产许可证、贮存条件等信息,不能确定该酒的质量安全。原告认为被告明知所售红酒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却依然向原告出售,严重侵害了其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退还货款并按照价款十倍赔偿。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原告提交的红酒实物,被告向原告销售的为进口红酒,进口红酒属于进口的预包装食品。《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九十七条规定:“进口的预包装食品、食品添加剂应当有中文标签;依法应当有说明书的,还应当有中文说明书。标签、说明书应当符合本法以及我国其他有关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要求,并载明食品的原产地以及境内代理商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预包装食品没有中文标签、中文说明书或者标签、说明书不符合本条规定的,不得进口。”被告作为销售者有义务保证其销售的产品标识的真实性且符合食品安全法的要求,不得将没有中文标识的产品进行销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第三十四条第十一项、第九十七条、第一百四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原告向被告退还货款并支付价款十倍赔偿金。

典型意义

产品标识对于消费者而言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产品标识是不具备专业知识的消费者认识和判断商品特征、价值、适当性和效用的基本依据,是消费者选择消费产品和进行消费判断的重要信息来源。消费者在一般情形是不可能仅仅依靠产品的外观对产品进行认识和了解的。为了让消费者全面认识、了解产品,正确使用产品,进而发挥产品的作用,需要在销售产品的外包装上印制产品标识。中文标签作为进口红酒在国内销售的“身份证”,也是检验检疫部门在红酒入境通关时的审核重点。因此,正规渠道进口的红酒,其外包装上一定会有经过检验检疫部门审核通过的中文标签。消费者在选购时,应注意其是否有中文标签,并核对中文标签上的相关信息。否则消费者除了要求退还货款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此案的公正审结对于规范进口食品销售市场以及保障消费者知情权,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有重要意义。

 

七、四川巨铂工程公司未经合法程序制定

内部规章制度引发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案

 

案情简介

2013年9月,王兴广入职四川巨铂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担任销售员工作,但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15年8月30日,巨铂公司依照该公司制定的《2015年销售部销售人员考核、报销制度》,以王兴广未按时通过微信发送工作情况,应视为旷工为由,将王兴广予以口头开除。王兴广于2015年9月8日向双流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巨铂公司支付其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报销费用。双流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双劳人仲委裁字(2015)第356号仲裁裁决,由巨铂公司向王兴广支付报销费用、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巨铂公司不服,向双流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不向王兴广支付报销费用,减少向其支付的经济补偿金。

法院裁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原告巨铂公司主要是以被告王兴广违反原告制定的《2015年销售部销售人员考核、报销制度》相关规定将其予以开除。但是原告不能举证证明该制度的内容已经过职工代表大会或全体职工讨论决定,也不能举证证明原告曾组织被告对该制度进行过学习,因此对于该制度不予采信。此外,原告未提交其他证据证明存在可以解除与被告劳动关系的法定情形,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应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和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并结合被告的工作年限向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

典型意见

我国《劳动法》明确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依法建立和完善规章制度,保障劳动者享有劳动权利和履行劳动义务。用人单位有权制定规章制度,规范日常工作秩序和职工奖惩。但是,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不得违反相关法律法规,且应当经过合法程序并明确告知劳动者才能取得合法效力。本案对于用人单位制定的规章制度的内容及程序进行有效审查、认定,有利于促使用人单位认真对待内部规章制度的合法性,积极调整管理理念和管理方式,采取合法合理方式行使用工自主权,对劳动者从压力管理转向激励鼓励,从不平等管理转向平等管理,从粗放管理转向精细管理。

 

 

八、王永建诉新都医保局未依法支付

工伤医疗费引发行政诉讼案

 

案情简介

本案原告王永建系成都盛洁源洗涤有限责任公司职工,在公司安排下外出办理公司业务。原告乘坐的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因驾驶人员操作不慎撞上下穿隧道岔路口的桥墩,致原告受伤。经鉴定,原告的伤情为伤残叁级。本案被告新都区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向原告支付了伤残津贴。但被告认为,由于原告未向第三方驾驶人员主张赔偿责任,根据相关规定,拒绝向其支付生活护理费及工伤医疗费。原告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判令被告向其拨付生活护理费,并报销工伤医疗费。

法院审判

双流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原告要求被告报销工伤医疗费的诉求,原告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交通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的规定,经有权机关认定其所受伤害为工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由于第三人的原因造成工伤,第三人不支付医疗费用或者无法确定第三人的,由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工伤保险基金先行支付后,有权向第三人追偿”,被告应当按照规定向原告先行支付治疗其工伤的医疗费,故判决其支付。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向其支付生活护理费的诉求,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四条第一款“工伤职工已经评定伤残等级并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需要生活护理的,从工伤保险基金按月支付生活护理费”的规定,被告因原告未提交护理依赖程度鉴定而没有向其支付医疗费用的行政行为并无不当,对于原告要求被告拨付生活护理费的诉讼请求,予以驳回。

典型意义

人民法院在依法审理后,作出支持原告部分诉讼请求,驳回原告部分诉讼请求的判决,体现了人民法院对涉诉行政行为进行依法审查的审慎性。一方面人民法院支持原告提出的报销工伤医疗费的诉讼请求,有利于救济行政相对人的合法权益,促使行政主体纠正违法行为;另一方面人民法院驳回原告提出的拨付生活护理费的诉讼请求,有利于提升对行政主体合法行政行为的司法证成,增强行政相对人对行政行为的可信度。在行政给付案件中,人民法院严格依法审查涉诉行政行为有利于促使行政职能由管理型向服务型的转变,有利于提升政府职能部门依法行政,建设法治政府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九、被执行人袁华松被“拉黑”并移送

追究拒执罪后自动履行生效裁判案

 

案情简介

杨兴国申请执行袁华松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因被申请人未自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申请人杨兴国于2013年5月27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标的41万余元。

法院执行

双流法院受理该执行案件后,多次向被执行人袁华松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和报告财产令,责令其立即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但袁华松没有履行。历经三年详细调查,本案执行人员未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线索。2016年1月7日,本案执行人员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随即将其“拉黑”,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进行失信惩戒。2016年2月7日,执行人员发现被执行人存在转移财产的行为,经法院研究决定,以袁华松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而后,被执行人主动支付剩余标的款。目前袁华松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正处于侦查阶段。

典型意义

本案中,被执行人转移资产、逃避执行时间长达三年,终究不能逃脱法律对其应有的制裁。被执行人完全有能力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还款义务,但其一直不履行生效判决,如果被执行人在被“拉黑”期间,能及时悔悟,自动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可能不会被移送追究刑事责任。正是由于其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低估了人民法院打击“老赖”的力度与决心,虽然支付了执行标的款,但是最终仍然被公安机关以“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立案侦查。该案的执行将有效遏制部分被执行人逃避执行、抗拒执行、阻碍执行甚至暴力抗法等不良现象,改善执行环境,切实保障生效判决的实现,维护司法权威。

 

十、发布“执行悬赏令”获得被执行人

向方建财产线索并成功执行案

 

案情简介

因借款纠纷,吴勇到双流法院起诉向方建及冠鑫生态农业公司,要求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经双流法院调解,达成向方建归还吴勇借款本金150万元及利息,冠鑫生态农业公司承担连带清偿义务的调解协议。调解协议生效后,向方建和冠鑫生态农业公司均未履行相关义务。吴勇向双流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生效调解协议。

法院执行

双流法院在穷尽各种执行措施也无法查找到被执行人向方建财产的情况下,2016年11月15日,依据申请执行人吴勇的申请,向社会公开发布了一份《执行悬赏公告》,征集知情人提供被执行人向方建的财产及线索。《悬赏公告》发出不久,知情人冯某某(化名)向双流法院执行局提供了被执行人向方建在都江堰某公司有现金收入的线索。获此财产线索后,双流法院执行局干警立即展开行动,果断从该单位提取了17万元的款项,兑付了申请执行人吴勇的部分债权。因知情人冯某某提供的财产线索取得了实际执行效果,申请执行人吴勇按照申请悬赏承诺,向冯某某支付了执行到位金额5%的悬赏金。

典型意义

为确保实现“两年内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双流法院率先推出《关于对民事执行案件实行悬赏执行的实施办法》,向广大的社会公众借力破解执行难题。悬赏执行是指人民法院或者债权人为实现已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债权,公开发布悬赏信息征集知情人提供被执行人下落、财产等线索,并据此线索取得实际执行效果后,向提供被执行人下落、财产等线索的举报人支付一定悬赏金的执行措施。悬赏执行制度的有效运行以及该案的成功执行有利于激发社会公众参与法院执行工作的积极性,充分吸收社会力量查找被执行人财产线索,防止被执行人逃避债务,使“老赖”无处遁形,不能赖、赖不了。